喊出来的同时,小神女也最终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,一下子跳了起来。

要知道,她是一只浴火而生的太古神鸟。

普通的热量,根本不足以影响得了小神女。

小神女之所以忍不住跳起来,那是因为,她感觉到了坏男人的头很烫。

坏男人的头在她的大腿间引发的热量,让她感觉到无比燥热,甚至蔓延至整个身躯,令她整个人都滚烫起来。

小神女跳起来的一瞬间,楚尘的脑袋则重重地砸在了雪地上。

这一声响还引起了不少的目光。

小神女的脸庞发烫,好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急忙朝着立即赶到身边的柳如雁开口说道,“柳姐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柳如雁眼眸注视着雪地上的楚尘。

可以感受得到,楚尘的身躯很烫。

滚烫发热,他身边的积雪都在熔化。

这给人一种感觉,楚尘的身躯似乎正在处于高温熔炉当中,正在被燃烧……

柳如雁侧脸看着小神女,“你好好想想,你浴火而生的时候,是不是也和楚尘现在是同样的状态。”

闻言,小神女怔了怔,仔细观察了楚尘,旋即激动,“没错,就是这样!看来,坏男人的身上不仅仅流淌着太古神鸟的血脉,还激活了血脉中的涅槃力量?”

这意味着,楚尘,也将要浴火而生。

这对于柳如雁以及身边所有守护着他的人而言,无疑是天大的惊喜。

这场战斗,楚尘处于昏迷的状态,让很多人心中有种失去主心骨的感觉。

哪怕如今有虚神境的蜀山宗主坐镇。

他们更希望看到的是,楚尘的醒来。

楚尘身上的滚烫力量越来越明显了,以他为中心,空气间的燥热能量在扩散。

这一幕落入了狂神山人的眼中,金刀神将怒吼起来,“杀了他们!”

攻势如潮。

这一处的大混战处于白热化的阶段。

远处的吞天雀虽然面对着两大强者的围攻,可他一直对于楚尘的情况都在留意着,感受到此刻楚尘身上弥漫出来的能量,吞天雀的眼神发光。

“我果然没有看错。”

“此子的身上,机缘太多了。”

“我虽然对他没什么感情,但是跟在他身边,必定能够获得属于我的天大机缘。”

吞天雀的内心更加坚定起来,随即瞥了一眼武神童公羊。

以他的能力,当然可以轻易看出来,童公羊还在藏拙。

这让吞天雀忍不住怀疑童公羊是不是楚尘这边派到狂神山的卧底。

现在在故意演着。

既然对方要演,他也奉陪。

童公羊没有发挥出虚神的力量,吞天雀也没有发挥出来。

难受的只有雷眼神鹰。

雷眼神鹰感觉这两个人都在演他。

一声鹰啼尖叫,雷眼神鹰作出要拼命的架势,实则也是在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满。

另外两处战场。莲花仙子没有一开始的仙女下凡尘的气质了,头发蓬乱了不少,脚下莲花的光芒削减了很多,而她的对面,小猫儿脚踏酒葫芦,古老破旧的酒葫芦衬托着她一袭

雪白长衫。

乍一看,小猫儿更像是九天仙女下凡尘了。

这让莲花仙子更加愤怒,更加疯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