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必说了,我都知道,你已经做出了选择。”神回道。

“喂这种故弄玄虚的语气是在模仿《tr》吗?你下一句该不会是,重点是为什么要这样选?”

神冷笑一声:“你这样选的理由当然就是……”他抬头望天,义正言辞地道:“3*,是每个男人的梦想。”然后低头对着王诩:“是?”

王诩惊了:“突然就话锋一转完全刷新了自己的下限啊你到底算哪门子神氨

神道:“你只要记住,本神待你不薄,且不求回报,这就行了。”他一甩手,把两枚戒指抛给了王诩,然后起身,回到了自己的座驾上。

王诩接住戒指,说道:“你要走了?”

“是啊,我想至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都不会再来管你了,你可以‘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ri子’。”

王诩笑了,他问道:“那我是该说再见,还是永别呢?”

神回过头道:“哼……这问题可不是你该问的。我可以放任你脚踩两条船,但不能透露任何未来。

两年以前,你谁都不是,一无所有。但现在,就在你身后的教堂里,有你的同窗、同袍、基友、女友、还有无魂那帮家伙也算是你的朋友了不是吗?

这些并不是我赋予你的,虽然我曾经以为是,但现在我得说,你不再是‘无’了,你自己争取到了这一切,你有了属于你的世界,你的人生。

正如你曾说过的,我可以左右你是生是死,却不再能决定你是哭是笑。”

王诩长吁一口气,站起身来,重新背上了古凊:“那么,我就笑着跟你说声再见,神先生。”

神蹬着那小三轮,渐渐远去,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大喊了一声:“别得意忘形了我早晚会回来的”

“喂结果还是透露了氨。鬼喊抓鬼